每天徒步6公里 保河湖生态安全

admin 2019-02-11 13:00

每天徒步6公里 保河湖生态安全

  大年初二,史国峰在丰台区樊羊路桥下的马草河边进行巡查

  农历大年初二早上8点半,丰台区河道管理一所河道管理员史国峰和同事就像往常一样,开始在永定河以东地区、管辖范围内的10条河道巡查。

  丰台区樊羊路桥下,清澈干净的马草河水面上,倒映着一个站在桥上仔细记录、反复拍照、来回踱步巡视的身影。面对每一个河道排污口,史国峰都会走上前去仔细观看,封闭的河道排污口也会用手敲敲检查是否漏污。

  已经当了近一年的河道管理员,史国峰对通往各条河道的道路了如指掌,一路上小到闸房站点人员到岗、河道保洁及水质情况,大到河道周边施工工程污染情况、是否出现违法排污问题等他都详细记录下来,并一一拍照留档。

  18名河段巡查管理员

  春节至少轮两次班

  “马草河的水入凉水河,凉水河入水口监测出水质不达标,马草河全线都要排查。” 史国峰一边巡查记录一边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,顺着下河口找污染源就和破案一样,有时甚至需要协调环保部门帮忙,通过取样比对来排查企业偷排,“不放过一个排污口,要全面截污”。

  随后,他摸爬入地下水管道,查找源头,只为了对每个排污口及其上游排入口的位置、流量、断面、埋深、出水深度、流量、坐标等基础数据做详细登记。

  仅马草河流域两处河道巡查下来,时间就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。“这才是一小部分,10条河道如果要全部巡查完,一天时间肯定不够用。”史国峰告诉说,所里管辖范围内10条总长度80多公里的河道,仅有的18名分河段巡查管理员,春节期间每人至少轮班两次。

  每天徒步6公里

  与“老大难”河道“较劲”

  在丰台区河道管理一所内,流传着两个“最难的传说”,一个是葆李东沟,一个是黄土岗灌渠,因为地处丰台、大兴交界城乡接合部,平房居民多,生活污水偷排现象时有发生,管片分散、河道跨度大,这两条河道是全所工作中的“老大难”问题。

  而史国峰是全所最爱和“老大难”河道较劲的人,每天至少徒步6公里,巡查河道全线,并一一记录、拍照。时间久了,和周边居民、在建施工单位都“脸熟”。越难越要干,越难越要解决问题,这也是史国峰这名军转干部的性格。

  “当兵23年,习惯了部队生活,过年大家都想回家,但是单位有制度,尤其过年,人少任务重,突发事件多,我们更应该负起责任,这样百姓才能安全过年。”史国峰说,过年就是过关,辖区出现问题必须有人到现场、处理、上报、协调解决,放假不放人。

  马草河全线巡查归来,已是晌午,史国峰赶紧吃口午饭,下午1点钟,又来到葆李东沟进行河道巡查维护。这里有些河段只有夏季汛期有水,冬季时河道干涸,河床上杂草丛生。“有水的河道我们要巡查,没水的干河床也要维护。”史国峰说,葆李东沟平房居住区非常多,春节期间天干物燥,干河床的杂草容易引起火灾,一旦起火,居民非常危险。

  因劝阻滑冰、钓鱼变“唠叨”

  春节加班 “回马枪”巡查

  巡查过程中,只要路过渠道、湖面、河床上有薄冰的,史国峰都会说,夏天查钓鱼,冬天查滑冰,这些问题总是屡禁不止,自己现在变得很“唠叨”。“现在天气暖和,冰面薄,滑冰太危险,虽然周边有警示牌,但还有市民下河滑冰嬉水。” 他说,每每遇到这种情况,都会有劝说不走的市民,带着侥幸心理继续滑冰,但他们都会一遍遍地劝说。

  让他变得“唠叨”的,还有往河道倒垃圾、排污水的市民。“以前大家意识不够,我们就多说几遍。现在周边环境越来越好,河湖越来越清澈,天天查,大家都熟了,看你‘唠叨’辛苦,他们也就不好意思再扔了。”

  巡查完葆李东沟全线已经是下午5点了,但他并没有下班回家同家人一起吃年夜饭的意思,拉着同事又要去黄土岗灌渠巡查。“这里的排污单位有时候会和我们打游击,知道你过节五六点就下班了,很可能马上就找机会排污。”史国锋打算杀个“回马枪”去突击巡查。原来,黄土岗灌渠曾经出现过在河湖管理员下班时偷排污水的情况,他蹲守半个月,终于拍到证据,上报河长办协调水政执法部门进行了处理。问题解决了,但这件事却让他时刻警醒,巡河工作不能懈怠。